趣彩彩票登录

好声好气的和他交流当然是回家准事情啊你说我

明知道他是吓唬她的,以沫还是死皮赖脸的搂紧他的脖子,撒娇的趴在他的背上,“不怎么样,我知道你也舍不得。”
 
    那就舍得让她看看!
 
    “啊!啊!明灿哥你混蛋啊,冻死我了,快救我……”
 
    他竟然在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一个麻利的甩背动作,就将她给扔到海里去了,要知道,这是冬天啊,冬天!
 
    最恨男人心啊,他这是把她往死里整啊。
 
    他知道她会游泳,也不管她还有没有出来,转身就一个人走了。
 
    以沫自己扑通出来,看他双手插兜,根本若无其事的背影,气的浑身发抖,不对,她这浑身发抖不是气的,是冻的。
 
    这浑身湿漉漉的,小海风一吹,别提有多冷。
 
    以沫像个落汤鸡一样往屋子里跑,经过明灿身边的时候,她还不忘恐吓他,“明灿哥,我和你没完,等我换好衣服出来,你死定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看着她往屋子里跑,心里想着,笨蛋,要是真要报复他,现在直接抱着他,也将他的衣服湿透不就行了。
 
    以沫在衣橱里找了套家居装,一看就是立夏阿姨的风格,跑到浴室冲了个热水澡,中间还打了两个喷嚏,她这要是感冒了,绝对和他没完。
 
    等她出来的时候,某人还真是,打一巴掌又给一颗甜枣,这一碗热气腾腾的红枣姜糖实在是暖人心啊。
 
    他像领导对下属发号施令似的,“喝了它,驱寒。”
 
    以沫本来是想喝的,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她还就偏不喝了,傲娇的盘腿坐在沙发上,“我不喝,就要感冒,然后回家所有人,是你把我扔海里冻感冒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眉目一挑,“你觉得谁会相信你说的话,到时候我就说,你为了逼我娶你,你跳海威胁我。”
 
    他,颠倒是非,胡言乱语,明明就不是他说的那样。
 
    以沫被他气的瞪着一双大眼睛,却又不能对他怎么样,因为就从小到大她对他的欺负,所有人相信的肯定都是他的话,即便那并不是事实。
 
    明灿再次命令,“把姜汤喝了,不然感冒难受的是你自己。”
 
    以沫努嘴,不乐意,还掉架子,“你喂我我就喝,不然我就让自己感冒。”
 
    明灿这冷血家伙,还真的就撂下一句,“那你感冒吧,反正到时候难受的也不是我。”
 
    都说说,都说说,这要是家人在身边,她一定好好让大家看看他的真面目,让大家都评评理,这样的男人,能嫁吗?
 
    却不知,在并不遥远的家里,好多人坐在一起一边装着喜盒一边聊着,“以沫能嫁给明灿,那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。”
 
    “对啊,要是明灿不收了她,估计这丫头也没人敢要。”
 
    “也就明灿能降服的了她任性的脾气。”
 
    “我看他们是相互降服,从一开始就是天生一对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以沫坐在沙发上盯着那碗自己死要面子不肯喝的姜汤,耳朵有点儿痒,还有连续打了三个喷嚏,看样子是真的要感冒了。
 
    好吧,天大地大,自己的身体最大,她决定自己喝了,面子都不要决定干了那碗姜汤的时候,差点没苦死她,超级难喝的。
 
    也不是苦,是姜的辣味,辣的她嗓子都难受,她难受的咳嗽,“水,明灿哥,我要喝水,那个姜汤难喝死了,我不要喝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给她端了杯水,眉心微蹙着,看她一口气灌了一整杯水,而那碗姜汤还好好的在那里放着。
 
    明灿喝了一口,的确是辛辣,但看她这样子,如果不喝,一定会感冒。
 
    他就又喝了一口,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,捧着她的脸吻住了她的唇,然后以沫就感觉有温热的液体被渡到她的嘴里,尝到味道的时候,她瞪大眼睛摇头,他却在用犀利的眼神命令她,“咽下去!”
 
    她不咽下去,他就不放开她,然后她觉得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,她咽了下去,使劲的推开他,“你恶心不恶心?”
 
    明灿面色淡定,瞥了一眼那姜汤,“你喝不喝?”
 
    以沫还在为他刚才的行为生气,“不喝。”
 
    明灿端起碗又喝了一口,吓得以沫顿时瞪大眼睛,求饶,“我喝,我喝,真的不用麻烦您亲自动嘴了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第300章 红玫瑰和大钻戒
 
    受不了他的神经质,不会是他以为那样就不难喝了吧,一样的难以下咽好不好。
 
    最后还是以沫自己硬着头皮,把那一整晚红枣姜糖给干了,就连碗底最后剩下的两颗大枣,她都吃了。
 
    她是真怕他会……喂啊。
 
    明灿看她吓的那样真是哭笑不得,他亲她一下,至于吗。
 
    以沫把碗倒过来给他看,小脸都憋红了,“我厉害吧?”
 
    明灿没说话,以沫往他身边靠近一些,挽着他的胳膊讨好他,“我都这么听话了,可以回家了吧?”
 
    明灿冷声问她,“回家做什么?这里不挺好的吗。”
 
    以沫忍着心中的那团怒火,好声好气的和他交流,“当然是回家准备结婚的事情啊,你说我们这还有五天就结婚了,连张结婚照都没有,你觉得合适吗?”
 
    明灿要是猜不透她那点儿小心思,也算是白活了,“你还想要什么啊?要不我让那个医生去给你做新郎官怎么样?”
 
    以沫心里美滋滋的看着他,偷笑,“你这是在吃醋吗?我觉得的,其实你就是喜欢我,非常喜欢我,所以才和我结婚的,对不对?”
 
    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芥蒂啊,其实都是借口,他就是觉得她一开始那么不听话,而他还放不下她,挺没面子的,所以才天天对她冷冰冰的。
 
    明灿看她一眼,没回答她无聊问题,反而说了一句,“常以沫,你要是敢逃婚,我杀了你。”
 
    以沫装作吓得浑身发抖,“好怕怕啊,我都逃跑了,你怎么杀我啊,再说了,杀人是犯法的,你不知道啊,要以命抵命的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说,你最好被逃。”
 
    以沫听不懂,他这都是什么逻辑啊,不过重要的答案,她两眼笑的眯眯,看着他,“那就看你诚意呗,我要看钻戒够不够大,婚纱够不够美,还有最重要的,婚后生活幸不幸福,如果不幸福,立马开除你。”
 
    明灿平静的看着她,“你还能再傲娇一点儿吗?”
 
版权所有:趣彩彩票官网,趣彩彩票注册,趣彩彩票登录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