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彩彩票手机端

刘虞一见李林已经出去眼睛立即目露精光

  魏悠只好点头道“是,还希望李林将军能够拨调一些粮草给我们,多谢了!”说完魏悠对李林深深一拜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过来搀扶,道“大人不必多礼…………但是,大人,那毕竟是十几万的大军啊!我哪有力气支持这么多的军队,我军的粮草我也是堪堪凑齐的,这么一来,我将粮食拨调给伯父到时没事,但是我怕手下将士知道了心中愤怒啊…………大人,你也要理解我的啊!”
 
    魏悠立即道“李林将军,还希望您能将手下众将安抚,只要不到五天,我就会从其他郡县筹集到粮草,定然会还给将军的,希望将军念及与主公的亲情,念及这十万大军的性命,就调拨粮草给我们吧!”
 
    李林叹了一口气,很是为难的点点头道“好!好!大人,我定然帮助你们!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叫来徐邈,问道“景山,我军粮草还能支持多久?”
 
    徐邈一看,魏悠在这里,迟疑道“这…………将军!”
 
    李林一抬手道“实话实说,魏悠大人不是外人。”
 
    徐邈点点头,道“将军,我军粮草本就不多,辽东又是贫瘠之地,这一次已经连续征战近半年了,营中粮草已经不多,只够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“只够半月了!某一只都不敢跟主公说这件事!”徐邈低声说道,但是也能让李林和魏悠听清。
 
    “什么?只够半月!景山,这一会行军后勤,粮草可是有你管辖?”李林立即大怒,叱问徐邈。
 
    徐邈很是惭愧的点点头道“正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哼!你真是给我当的好家啊!竟然只给我剩下半月的粮草,你这是让我如何在与公孙瓒交战!你…………你…………来人,给这个不中用的东西拖出去砍了!”李林立即暴起,大怒要杀徐邈。
 
    两名士兵过来拉住了徐邈,魏悠一看,立即制止,劝解李林道“李林将军,现在大敌当前,怎可以斩杀属下啊!李林将军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!徐邈还年轻,不熟悉行军作战的后勤支配,所以这些错误罪不至死啊!李林将军还是息怒吧!”
 
    李林渐渐平复了一下心情,一看低头不语的徐邈,没好气道“哼!这是别驾大人给你求情,不然今日定砍你狗头!还不谢谢别驾大人!”
 
    徐邈赶紧对魏悠深深一拜,“多谢别驾大人!”
 
    魏悠摆摆手道“不必,不必,徐邈你还年轻,以后经验多了就不会有这样事了!”
 
    徐邈道“多谢大人提醒了!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好了!你下去吧!”
 
    魏悠一看,这徐邈先别走啊!还有自己的事呢,赶紧道“将军,这不是还有我们那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不好意思道“呵呵,我这一生气倒是吧正事给忘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对徐邈道“景山,留下五天的粮食,剩下的都给魏悠大人拉走!”李林知道了两万多的大军,两万大军十几天的粮食送到刘虞十万大军的营里面,也只能十分艰难的撑过五天,刘虞的士兵这五天里肯定是清汤寡水的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什么?主公,这五天的粮食…………”徐邈一听,惊叫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有异议?”李林问道,与很是不爽。
 
    “将军,若是营中仅有五天的粮食,若是传了出去,可能导致军心不稳啊…………”徐邈担心道。
 
    李林也是闭嘴了,魏悠低头拜道“李林将军,某一性命担保,五日之后,定会有粮草送到,若是没有送到,某愿在众将士面前以死谢罪!”
 
    李林一看魏悠都这么说了,赶紧道“大人不必如此,我相信大人!”
 
    然偶李林对徐邈道“先把粮草拉走,这件事情谁也不准传出去,若是谁多嘴说了出去,可杀无论!”有对魏悠道“也希望大人能够吩咐下去,叫手下将士别把这件事传出去,不然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魏悠立即点头道“李林将军放心,我定会管束将士,不会把这件事传出去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“好!立即调拨粮草!”徐邈很是为难的表情,但是李林军令一下,徐邈只好带着魏悠去调拨粮草,一路上都是一直以幽怨的眼神看着魏悠,把魏悠看的全身不自在,但是不论是李林,还是徐邈,心中都是哈哈大笑的
 
 第五十二章 刘虞的心思
 
    李林将调拨粮草的事情打点好以后,赶紧跟着魏悠来到了刘虞面前,刘虞现在面色苍白,嘴唇发紫,李林的估计这个老头八成是心脏不好,不能受太大的打击。
 
    李林跪坐在榻前,握住了躺在榻上的刘虞的手,关心道“伯父,元将诶来了!”
 
    刘虞虚弱的看了看李林,道“哦?元杰啊!现在城里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伯父放心,城里已经安顿下来了,公孙瓒已经不顾手下将士,跑的十分快,已经撤退进入了自己造的宫殿里面,龟缩起来,已经一整夜外加一上午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,估计公孙瓒已经是要作势等死了,伯父放心,外面一切有我!你还要安心养病,侄婿定会拿下公孙瓒首级放于伯父面前!”
 
    刘虞艰难的用双手握住了李林手,抿着嘴点点头,深情道“元杰啊!都亏了你啊!要不然你伯父我就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制止道“诶…………伯父切莫客气,这都是某应该做的!”
 
    刘虞艰难的起身,李林赶紧将刘虞扶着,刘虞幽幽道“元杰啊!你应该知道了吧,那黑山军张燕将我的粮草大营给劫了!现在去追击的人还没有传来消息啊!估计十有八九让那张燕见势不妙已经躲进了山中啊!”看刘虞的样子都快哭出来了。
 
    李林立即道“伯父放心,粮草之事,侄婿已经将我营中的粮草调拨过来,虽然侄婿我兵少粮少,但是为了伯父,我宁可让自己的士兵的肚子饿着,也不会让伯父发愁的!”李林说的十分感人,刘虞立即眼睛里面有了泪花。
 
    刘虞感动道“元杰啊!真是患难见真情啊!你那无用的兄长啊!竟然把黑山军给放了进来,真是没用啊!当初真应该就派元杰你去伏击黑山军,要不然也不会造成现在的下场啊!”
 
    “咳……咳……咳……”刘虞越说越激动,引来了一阵的咳嗽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安慰“伯父李林对刘虞恭敬一拜,跟随田畴走出了帐外。
 
    魏悠和刘虞留在了帐内,刘虞一见李林已经出去,眼睛立即目露精光,根本没有了刚才的迷糊的样子,缓缓做了起来,面色也不再那么苍白,眼神深邃,一点也不想是得了重病的人,原来刚才刘虞跟李林根刘虞装亲切一样,对着李林也全是装的。
 
    刘虞问魏悠道“城中粮草莫不是都被李林吞了?”语气中气十足。
 
    魏悠也知道刚才刘虞是装的,和李林那温情的一面,背后两人都在算计的对方,不过还是李林技高一筹,赢了一阵,但是刘虞老谋深算,虽然迷糊了一阵,但是也将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了。
 
 
版权所有:趣彩彩票官网,趣彩彩票注册,趣彩彩票登录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